小草app破解

“你是不是哑了?养你这个废物有什么用?”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这段时间,宝少刚越看廖文祥越觉得不顺眼,只要一见到他,总是会冒出一股无名之火。

本来已经是噤若寒蝉的廖文祥,被宝少刚吓得赶紧把身体挺直。

“宝少,现在大环境是这样,大家都开始收缩不投资,只能说他的运气实在太好了。”

廖文祥越说越小声,就是怕引起宝少刚的不满。

虽然他说的这些都是事实,但奈何此时的宝少刚根本就听不进去。

“大环境?你现在跟我说大环境?”

宝少刚一听到这个词,心中的怒火蹭的一下直窜脑门。

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用手指着廖文祥,怒目圆睁的样子看起来怪吓人的。

“宝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廖文祥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担心自己又要挨揍了。

不过宝少刚这一次倒是没有动手,他指了半天,然后冷哼一声,又重新回到沙发上坐下。

清纯甜美无忧无虑的少女

“我不管,总之你必须想个办法出来,帮我化解眼前的困境,否则你就卷铺盖滚蛋吧。”

连宝少刚自己都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廖文祥不过是他身边的一只跟屁虫,他又能想出什么好的办法来。

嘴都已经开始哆嗦起来,廖文祥嗯啊了半天,一句有用的话都讲不出来。

不过这也怪不了他,毕竟他的专长就是溜须拍马,狗仗人势,别的根本就不会。

“蠢猪,除了吃喝玩乐你就没一点用处,你想不出来,难道就不会去找人帮忙吗?”

宝少刚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让廖文祥跟在他身边,要不是看在他是自己的亲戚,自己早就把他扫地出门了。

让宝少刚这么一提醒,廖文祥立刻恍然大悟,他立刻点头如捣蒜。

“宝少,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办妥,您请放心。”

其实廖文祥也很担心,万一到时候宝少强当上了家主,那他的好日子就算是到头了。

别看宝少强平时对他还算客气,但廖文祥自己很清楚,他根本就入不了宝少强的法眼。

所以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尽一切的办法,帮宝少刚登上家主之位。

不过宝少刚这一次也是病急乱投医,让廖文祥去找人想办法,简直没有比这更馊的主意了。

离开宝少刚的别墅,廖文祥立刻召集了一帮猪朋狗友,把他们都叫到了一家酒吧里谈事。

很罕见的是,廖文祥今天并没有叫小姐来作陪。

“今天把你们几个叫来,是因为有件事情想让你们帮我出出主意。”

廖文祥刚进到包厢,直接就开门见山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

“祥哥有什么事要让我们办的,请尽管开口,兄弟们一定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些家伙口号倒是喊得很响亮,至少在廖文祥看来,自己没有白里请他们吃喝玩乐。

在宝少刚的面前唯唯诺诺的廖文祥,在这些人的面前倒是派头十足。

把手缓缓抬了起来,那些争相向廖文祥表忠心的家伙,立刻就自动把嘴闭上。

廖文祥看起来似乎一副很享受的样子,这种敬畏是他在宝少刚那边所得不到的。

“其实我今天把大家找来,是因为我有一个朋友……”

廖文祥虽然蠢,但他也不可能直接把宝少刚的家事,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

所以他自作聪明地用我的朋友当做开场,以为这样就可以蒙混过关。

虽然宝家具体的情况,一般人根本就无从得知,不过这些人跟在廖文祥身边也有一段时间了。

这家伙之前喝醉的时候,经常一不小心,就会透露些别人不知道的内幕出来。

关于这一点,廖文祥倒是从来没听人提起过,所以他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

他说得很起劲,但殊不知,旁边的人都已经知道,他口中的‘朋友’其实说的就是宝少刚。

恐怕廖文祥万万都没想到的是,他说的这些故事,在第二天就登上了某个八卦杂志的版面。

斗大的标题上写着,《豪门争位兄弟隔阂》八个大字,这在香江来说,无疑是一个重磅新闻。

不过好在的是,这家八卦杂志在香江的销量不是很高,比不上那几家大报纸,所以并没有马上引起轰动的效应。

而里面刊登的文章,并没有指名道姓是谁透露出来的,不过说的是有鼻子有眼,让人真假难分。

这些爆料内容之所以没有刊登在那些大的报纸上,是因为大家都顾忌宝家的颜面,而且这里面并没有多少真凭实据。

如果就这样刊登出来的话,把宝家得罪了岂不是划不来。

…………

“我打死你这个废物……”

桌上放着的,正是今天刚出炉的八卦杂志,上面的标题让宝少刚看了立刻火冒三丈。

虽然里面并没有指名道姓说的是他,但这里面刊登的,有不少是自己曾经说过的话。

宝少刚马上就想到,把这些东西透露出去的,除了廖文祥之外,肯定就没有别人了。

捂着自己的脸,廖文祥也觉得很冤枉,他不记得自己和别人有说过这些。

“宝少,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你要相信我啊。”

整个人都已经退到了墙角,廖文祥看起来非常的害怕。

“不是你?这些话我只跟你一个人说过,不是你还有谁,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宝少刚气得咬牙切齿,拳头如雨点般落在廖文祥的身上。

好在宝少刚没学过武术,否则的话廖文祥恐怕今天得进医院了。

把廖文祥狠狠修理了一顿之后,喘着粗气的宝少刚,这才重新回到沙发上坐下。

脸肿得跟个猪头一样,嘴角都渗出了血,不过好在伤的不重,都只是些皮外伤罢了。

“我告诉你,下次再犯,我就把你丢到海里喂鱼,我说到做到,滚吧。”

像是挥苍蝇一样,宝少刚现在根本就不想见到廖文祥,他越看对方越恼火,只想赶快让这个蠢货远离自己。

刚刚那句话,宝少刚也是气极了才会那样说,不过廖文祥却把他的话给当真了。

“对不起宝少,我发誓不会再有下一次。”

廖文祥说完之后,捂着脸快步离开了房间。

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眼神之中,似乎藏着一股怨恨。

fpzw